论日本插手南海问题四大特征:正扮演一个不光彩的角色(2)

2016-07-05 11:28 新华国际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60704042

当地时间2016年4月12日,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有明”号和“濑户雾”号停靠于越南军事重镇金兰湾的国际港。据日本驻越南大使馆介绍,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船停靠金兰湾尚属首次。(东方IC版权图片 请勿转载)

三是双重标准,自己打脸。

日本当局口口声声将“海洋法治”挂在嘴上。然而,最近的一些动作充分暴露了日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双重标准:日本一面质疑南海岛礁属性,一面却对“冲之鸟”岩礁的属性避而不谈,且在大陆架界限委员会驳回“冲之鸟”案后无动于衷,依然自我划设“专属经济区”,并据此不当扣押他方作业渔船和船员;日本一面追随美国鼓吹在国际水域的“航行自由”,一面却对他国舰船正常通过吐噶喇海峡等国际海峡暴跳如雷;日本一面指责岛礁建设破坏南海环境,一面却罔顾福岛核电站不停地向海洋释放核污水;日本一面指责中方“单方面”改变现状,一面却对菲律宾等国很早以来就非法侵占南海岛礁的事实置若罔闻;日本一面把自己树为“国际法”标兵,一面却在伊拉克战争等严重践踏国际法的事务中追随美国。

日本的“选择性法治”,只能说明一点,日本当局在南海问题上的根本动机无关符合大局的“法治”,而是如何联美“治华”。至于日本什么时候祭出“国际法”,怎么操弄“国际法”,明眼人一看只能“呵呵”了。

四是罔顾前科,执意生乱。

日本与南海颇有历史渊源,然而这更多是一种罪恶而不光彩的渊源。早在1907年,日本政府就纵容商人西泽吉次染指东沙群岛。1939年,日本侵占南海诸岛,并将南沙群岛划归已被日本殖民的台湾高雄管辖。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在南沙群岛建立了海军基地,并以此为跳板,对当时的印度支那、新加坡和印尼等地发起攻击。二战后,中国政府依法、公开收复南海诸岛。

照理说,有过这样的历史前科,日本在比照现实时,在涉及地区安全和稳定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应该保持足够的谦卑和自制,而不是猛刷“存在感”,甚至重拾当年日本帝国“炮舰外交”的历史旧梦。可以说,日本当前在南海的这一姿态,与其战后在历史认识问题上的不彻底、不真诚息息相关,也与日本国内政治和社会氛围日益回归战前的保守化思潮同出一源。

日本还口口声声称,南海是世界贸易的大动脉,是日本的“海上生命线”。既然如此,日本为何不多做有助于局势稳定的事情,反而到处挑拨,推高紧张态势?难道各国舰机的密集游弋让南海更安全了?

除了日本,也有一些域外势力,出于各种各样的动机,对南海问题评头论足。有些是出于对事实偏听偏信,有些是迫于美国压力,有些是出于对中国发展的误读误解。他们中的大多数,相信通过增信释疑,在了解南海问题的是非曲直后,会有更理性更公正的看法。而对于日本这样明显带着恶意插手南海者,恐怕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