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南海仲裁案考验中国人的世界意识 中国的大国崛起进程注定煎熬

2016-07-07 13:21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60707018

资料图:《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南海仲裁案“靴子”落地能有多大动静

菲律宾2013年1月单方面发起的南海仲裁案即将进入关键时刻。不管此次仲裁裁决的内容究竟如何,对中国和国际社会来说,最大的意义是在经历了近3年的等待之后,“第二只靴子”终于要落到楼板上了。它肯定会发出动静,惊扰楼下住户的休息。但其最大的意义短期来看,也就如此了。

■仲裁庭不具管辖权,实质在扩权和越权

国际社会对菲律宾仲裁案裁决内容的预判分歧很大。一种意见认为,仲裁庭的5位法官所做裁决的着眼点,应该是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法治精神,动态地反映法官对十分复杂的南海主权与海洋权益争议的认识和判断,而不是一味地迎合菲律宾的诉讼主张。因此,裁决将是平衡的、以有助于为中菲争议提供具有包容性和指导性的司法裁决意见为主要目的。裁决的结果应该有助于中菲双方对国际海洋法公约的支持和遵从。从这个角度出发,仲裁案或许不会触及涉及历史、现实和法律三重纠结的中国南海断续线问题,而更多地将裁决重点放在南沙群岛中“岛”和“礁”的司法认定。

另外一种意见则认为,菲律宾仲裁案5位法官在2015年10月29日作出的可受理性和拥有管辖权的裁定,已经明确反映了仲裁庭想要“管的多”、“管得宽”的基本倾向。对于中菲在南海的主权与海洋权益争议,试图提供一种“摒弃历史”、机械地、蛮横地奉行“海洋法原则至上”的裁决决定。如果这一判断成立,7月12日的仲裁裁决,将提供国际司法野蛮干预南海争议的恶例。仲裁裁决不仅涉及南海断续线、南沙群岛中的岛礁地位,更会涉及黄岩岛等诸多问题。从目前来看,后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中国政府在仲裁案问题上的立场是非常清楚的。

■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违反国际法:

首先,中菲通过一系列双边文件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早已就通过双边谈判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达成协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规定的仲裁程序不适用中菲南海有关争议。

其次,菲律宾提请仲裁事项的实质是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问题,不在《公约》的调整范围内,更不涉及《公约》的解释或适用。

第三、菲律宾提请仲裁事项构成中菲两国海域划界问题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已根据《公约》第298条的规定于2006年做出的“排除性”声明,将涉及海域划界等事项的争端排除适用仲裁等强制争端解决程序。第四、菲律宾无视中菲从未就其所提仲裁事项进行任何谈判的事实,偷换概念,虚构争端,未履行《公约》第283条就争端解决方式交换意见的义务。

因此,仲裁庭建立在菲律宾非法行为和诉求基础上,对有关事项不具有管辖权。进一步来说,仲裁庭自行扩权和越权,强行对有关事项进行审理,损害缔约国享有的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破坏《公约》争端解决体系的完整性。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朱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