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味道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2)

2016-08-03 10:11 中国军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不能不说,按照时下一般图书营销策略来看,甚至在一些人眼里,伍正华取《信仰的味道》(长征出版社)这个书名,出这本书,既不讨喜,也不讨巧,甚至还有那么一点讨厌。因为客观地评价一下我们遭遇的客观情况,现在的许多读者对“信仰”二字真没那么大的亲切感了。或者说,“信仰”二字在我们这个社会不再有那么大的亲和力了。而此书中的文字对这种远离信仰或厌弃信仰的人,进行的是一种心灵和文化讨伐。讨伐就难免讨厌。

战士在党旗下宣誓

战士在党旗下宣誓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一些文化工作者和理论工作者,不敢或不愿像鲁迅、雨果、契诃夫等人那样正视社会病态了,甚至变着法子将社会问题虚化和简化了。例如,一说到社会的深层次问题,他们就总是眉头一皱,用极其深沉的口吻判定:“深层次的问题,还是体制机制问题啊!”而真正最深层次的问题是人的问题,是人心、人性的问题。人心恶,天地恶;人性烂,一切烂。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我们都承认,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都知道没有信仰的人是十分可怕和可悲的。回想一下我自己,当我穿上第一身军装,受领第一支步枪时;当我站在党旗下宣誓,第一次在自己的姓名前冠上“本报记者”4个字时……我心中的热血直往上涌,心中那份高于一切美于一切的神圣感是什么都无法比拟的,是什么都不可替代的。但是平心而论,现在的我常常会忐忑不安地问自己:今天你心里还剩多少神圣感?

我也常常拿这句话问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学历的一些人,得到的答案很让我吃惊。大多数坦诚、真诚的朋友都承认:在一个什么都可以儿戏和恶搞的年代,真没多少人愿提神圣感这个话题了,我们心里的神圣感真的越来越少、越来越轻、越来越淡。一位新婚不久的朋友直言道,连婚礼殿堂和新婚之夜的神圣感也所剩无几了。

也许有人会说,“神圣感”这东西没那么重要吧?没了也照样干工作,照样谋生,照样过日子。没错,就像一位音乐家所说,没有音乐不会死人。但没有音乐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对于到了一定文化层次,应当达到一定精神层次的人而言,特别是对于为信仰而生、而战、而死的共产党人而言,当心中的信仰淡化了、虚无了或者不再为信仰而有神圣感了,怎么讲也不可能不重要吧?如果我们的社会连最该有信仰的人都没了信仰,最该有良知的人都没了良知,连最该有担当的人都不肯担当,最该负责任的人都推卸责任,什么社会精英、知识分子、民族脊梁,从何谈起?“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排在第一位的信仰没了,还会有排在第二、第三的希望和力量吗?

责任编辑:马群(QM0003)  作者:刘声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