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洲论中国军改:突破世界一切既有模式的革命

2016-11-28 12:48 国防参考

打印 放大 缩小

摘要:美军已经走得太远了,如果我们一直跟着美军撵,永远也撵不上。我们必须对已经被美军革命过了的军事理论进行再革命。每一支强大军队的崛起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崛起都是探索符合自身特点的成长道路的结果。只可以超越,不可以模仿。

习主席指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一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全军要以高度的历史自觉和强烈的使命担当,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精神,坚决打赢改革这场攻坚战,努力交出让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军改是一场革命。谭嗣同说:“外国变法未有不流血者,中国以变法流血者,请自谭嗣同始。”今天,我们特别需要谭嗣同精神。

在中国历史上,军队改革的篇章常常是用血与火写就。商鞅改革就是很好的例子。

商鞅变法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军事改革。当时列国争雄,思想正从争鸣的庙堂走向变革的旷野。在时代澎湃向前的潮流中,向后没有退路,只有亡国灭种。改革是唯一的活路。商鞅以大无畏的胆魄把秦人引到这条生路上,自己却走上了死路。商鞅变法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冒险犯难。秦人有血性,无规矩。

商鞅为他们制定了规矩,然后又用自己的鲜血进一步涵养浇灌了秦人的血性,于是,秦人就变得更加刚烈了。商鞅身体在被撕裂的那一霎间,也预示着秦国与旧制度的彻底决裂,因此,他的死不仅是一种仪式,更是一个境界,百世之后,仍让人感奋不已。

责任编辑:马群(QM0003)  作者:刘亚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