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美领导人应对招惹中国三思而后行 删去自己头脑中肤浅的论断

2017-03-29 16:51 参考消息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70329037

资料图:左图:中国南海九段线示意图。(新华社记者 高山 周大庆 编制)右图: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新华社记者 卢哲 编制)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美国《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双月刊网站3月26日发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RSIS)学者贾里德·麦金尼(Jared McKinney)的文章《美国及其领导人为何应对招惹中国三思而后行》称,一种充满愤恨、缺乏考虑、漫不经心和肤浅的论调正日益支配华盛顿对中国的观点,美国人应调整自己的思维,将头脑简单的论断从自己的战略话语中删去。

麦金尼称,理性思考的第一法则是,不应设定自己希望证明的论点。国际政治的第一法则是,误解丛生。而战略学的第一法则是,对手也有投票权。

令人遗憾的是,在3月22日发表的题为《美国应如何应对中国不受约束的海上霸凌行为》的分析文章中,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特德·约霍违反了所有这三条法则。结果就是,他的文章成了一个伪装成战略建议的语言空壳。单独就这篇文章而言,可以予以忽略;但令人担忧且难以忽略的是,约霍的文章恰恰代表了一种充满愤恨、缺乏考虑、漫不经心和肤浅的论调,而这种论调正日益支配华盛顿对中国的观点。

约霍在文章开头对亚洲海域在经济上的重要性发表了评论。毫无疑问,大量贸易经过这些海域。接着,他声称,这种贸易可能受到中国“威胁”——中国“可能”已显露其“随意拒外国船只于中国近海之外的野心”。他的证据?解放军日益增强的实力和中国对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的投资。

麦金尼称,约霍将中国日渐增强的军力与可能存在的“随意拒外国船只于中国近海之外的野心”联系起来。这种联系并非不可能存在,但是约霍并未完成其论证。他并未告诉我们,为何中国有可能将商船拒于这一地区之外、从而伤及全球贸易。

计算风险的方式是将某一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与估计这一事件可能产生的后果相乘。在可能性极低时,即便后果极严重,风险也是低的。这一公式必须应用于所有战略思考。若非如此,结果不仅将是不合理的,还将具有危险性。

因此,中国破坏经过亚太地区的“5万亿美元”贸易的可能性有多大?其中大多数贸易来自中国、去往中国、经过某个中国港口或以中国为最终目的地。这是一个合适的出发点:破坏这种贸易有悖于中国最重要的利益。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