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中国要在世界上崛起 既要靠人民币 也要靠人民解放军

2017-03-30 13:16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70330021

资料图: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闭幕。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主席台就座。(新华社记者 兰红光 摄)

■国防投入增加背后的历史巨变

当代世界信息化大潮推动的新军事变革,使古老而又重新崛起的中国既面临机遇又面对挑战。在这种背景下,增加国防投入成为许多人的呼声。根据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公布的数字,今年我国国防费增长7%,将首次超过1万亿人民币(约合1500多亿美元),这一比例略高于预算的全年GDP增幅。回首几十年来亲眼所见的军队旧貌换新颜,笔者对这一增幅虽有点意犹未尽,但对比过去还是感到“天翻地覆慨而慷”。

军队的生机在于变革。早在19世纪后期,面对新装备和新型军队出现,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就提出一段名言:“没有什么东西比陆军和海军更依赖于经济前提。”“这里起变革作用的,不是天才统帅的‘悟性的自由创造’,而是正好的武器的发明和士兵成分的改变。”现代武器是金钱的堆砌,军事科技进步也要以财力为基础。

旧中国军力衰弱的重要原因是国家“一穷二白”,而且首先是穷。自18世纪70年代蒸汽机问世标志着西方工业革命开始后,英国的产值在70年间就增长了20倍。而中国直至20世纪前半叶还停留在农业社会,手工循环劳作导致生产力水平停滞。

前些年有些人常引用外国学者靠臆想提出的一个数据,称“鸦片战争时期中国的GDP占世界1/3”。其实查一下当时各国财政统计,1840年中国清政府财政收入仅有4000万两白银,同年英帝国财政收入为5200万英镑(按贸易汇率合3.46亿两白银),美、法、俄等国的年财政收入也远高于当时的中国,因此它们才能以雄厚财力保障下的“坚船利炮”欺凌中华。清政府建设新式军队最大的一笔投入即北洋海军,为期十多年才凑出4000万两白银,甲午一战覆没后又无财力重振。

国民党当政时仍是国穷民困,在其吹嘘的“十年黄金时期”最高峰的1936年,南京政府财政收入是11.7亿元法币,按汇率只折合3.8亿美元。同年日本政府财政收入合20亿美元,美国则有200亿美元。在1937年以后八年全面抗战期间,国民政府共支出约30亿美元军费,其中近一半是靠苏、美、英援助和华侨捐款,而美国在1944年一年的军费开支就有874亿美元,因其民富,其中六成靠公民购买国债解决。民国空军至1945年才发展到500架飞机的规模,而二次大战期间美国一年的飞机产量就达10万架。穷困落后到如此地步的旧中国,只能靠出让权益来换取美援以组建少数美械部队,而且还受制于外人,如何能谈全面军事改革?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政府才首次统一税收,1950年全国财政收入达72亿元人民币(新币),按同年汇率折合17亿美元,其中42%用于军费也只够养兵,为了建设海空军只得向苏联贷款3亿美元,抗美援朝时又按中苏“共同负担”费用以半价买武器欠下13亿美元债务。随后经大力建设,195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440亿元,政府财政收入达520亿元(当时折合220亿美元),年军费达到50亿元。有了这种财政基础,中国才能搞“两弹一星”和军队的部分机械化建设。不过中国毕竟底子薄,探索中又走过一些弯路,因此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军队又有一段压缩费用以保障经济建设的“忍耐”期。我们这些亲历者都清楚记得,那时候搞一个研究项目申请点费用都很困难。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徐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