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后代寻访高邮抗战遗迹 抗日战争最后一役发起地

2017-04-26 12:13 军报记者

打印 放大 缩小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近日,一曲气贯长虹的《新四军军歌》在高邮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回荡,两百余名新四军老战士后代来到抗日战争最后一役发起地——高邮,追寻革命先辈的足迹,缅怀先烈的丰功伟绩。寻访期间,他们瞻仰了高邮人民英雄纪念碑,参观了抗日战争最后一役纪念馆,还参加了“周山烈士百年诞辰”系列活动。每到一处,英雄的后代或敬献花圈、致敬默哀,或交流探讨、合影留念。

对日寇的最后一战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1945年底,在苏皖边区政府南面还有一座县城没有解放,仍然被日伪军占据着,这就是高邮城。当年12月底,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亲自部署指挥,发动了一次重大战役——高邮战役,用一周时间收复高邮城。这场战役是中国抗日战争中对日寇的最后一战,高邮也是我军从日寇手中解放的最后一座县城。

如今,侵华日军投降处旧址被建成“抗日战争最后一役纪念馆”。纪念馆内,战前形势、运筹帷幄、战役过程、受降仪式、制胜法宝、战役意义等六个展厅依次陈列。该馆以照片、实物、油画、场景、微电影等形式展示了高邮战役全过程。在受降仪式蜡像前,英雄的后人们纷纷驻足,思绪不禁回到那段烽火岁月。

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在《高邮革命烈士传》,记载有在高邮境内工作、战斗中牺牲和高邮籍贯在外地牺牲的1650名烈士的主要事迹。其中,有一位牺牲时年仅29岁的烈士名叫周山,今年正好是他100周年诞辰。出生于1917年的周山,原名周中奎,1938年参加新四军,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他奉命留守苏中坚持斗争,同年11月24日,在高邮周家垛(今周山镇)一带遭遇强敌围截而牺牲。

周山烈士将短暂的一生奉献给了革命事业,而他牺牲地的人民也并没有忘记他。当地政府将他牺牲的地方改名为周山镇,有一条叫做“中奎”路的主干道,镇里的学校、医院等都以烈士英名命名,还建有周山烈士陵园。镇上到处都有烈士周山的影子,每年清明等节日当地群众都以各种方式追记缅怀这位革命先辈。

以烈士命名的村镇

伯勤镇、周山镇、特平村、浩芝村……在高邮地图上,这样以姓名命名的村镇数见不鲜。在烽火连天的革命战争时期,高邮牺牲了许多革命同志,被抗日民主政府和解放后的人民政府命名为革命烈士。1986年7月,江苏省长惠浴宇为《高邮革命烈士传》题字:“解放战争期间高邮同志牺牲之多恐为苏中各县之首”,相应地,高邮以烈士命名的镇、村、组之多,在苏中各县中也是首屈一指,据统计,共36个。

烈士永恒不变的脉搏

烈士鲜血洒过的热土,成为烈士后人心中永远的牵挂。在刚刚授牌“周山铁军图书馆”内陈列着5000余册图书,它们大多是由各地新四军研究会捐赠而来,泛黄的书页记载了历史的沧桑。一直以来,各地新四军研究会就把铁军精神宣讲传承作为历史使命,为宣讲革命传统、关心青少年成长倾注了极大的热情。

和其他新四军老战士后代一样,高山为周山镇“祖国花朵”的成长浸入了许多心血。1996年,她就在周山中心小学设立了“周山教育奖励基金”,专门用于奖励在工作和学习中成绩突出的教师和学,20多年来她捐资累计已达200多万元。在高邮,高山和她的父亲被人敬称为“两座山”。

两天的寻访结束,寻访团成员纷纷们表示,他们在高邮革命老区回顾父辈们英勇的战斗历程深受教育,并希望后辈们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一代一代地继承和发扬革命先辈光荣的革命传统和高尚的革命精神。

责任编辑:马群(QM0003)  作者:曹海英、邵宁东、徐小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