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出属于中国人的"争气机":记两院院士、歼-8II飞机总师顾诵芬(3)

2017-05-04 17:21 新华社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705040365

1978年,为找到歼8飞机的抖振问题,顾诵芬(后座)乘歼教-6飞机上天,直接跟在试验飞机后面观察振动情况。(新华社发)

●为了给飞机找问题,亲乘战机三上蓝天

1969年7月5日,歼-8飞机实现首飞。但在随后的飞行试验中,飞机出现强烈振动,这让所有参研人员都悬起了一颗心。为彻底解决这一问题,顾诵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亲自乘坐歼教-6飞机上天,直接跟在试验飞机后面观察振动情况!据当时驾驶飞机的试飞员鹿鸣东回忆:“顾总那会儿已是年近半百的人,却丝毫不顾过载对身体带来的影响和潜在的坠机风险,毅然亲自带着望远镜、照相机,在万米高空观察拍摄飞机的动态,这让所有在场的同志都十分震撼和感动。”与顾诵芬亦师亦友的飞机空气动力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天当时也见证了这一“壮举”。据李天回忆,由于顾总的另一位师长——歼-8飞机首任总设计师黄志千逝于空难,顾总的夫人江泽菲曾和他有一个约定:不再乘坐飞机。这并不是出于对飞机安全的不信任,而是不忍承受失去至亲的痛苦。这次,顾诵芬要登上的还不是民用大飞机,而是风险更高的战斗机!所以他必须瞒着妻子、瞒着家中每一位亲人。顾诵芬本人坦言,当时也来不及想这么多。功崇惟志,业广惟勤。正是源于一次又一次地反复观察和大胆尝试,顾诵芬最终和团队一同解决了气流严重分流的问题,并亲自做了对飞机后机身整流包皮的修形设计,彻底排除了飞机跨声速抖振的现象。

201705040366

1984年6月12日,歼8II飞机首飞成功,总设计师顾诵芬(右二)与现场总指挥管德(左一)、发动机设计师温俊峰(左二)、首飞试飞员曲学仁(左三)、首飞指挥员王昂在首飞现场。(新华社发)

●家学世传,对知识的信仰永远不变

顾诵芬时常被问到一个相似的问题:“您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为名乎?为利乎?只为此身长效国。

如今已近90岁高龄的顾诵芬,仍能清晰记得父亲和其他长辈对自己的言传身教,以及侵略者在他身边投下炸弹时的巨响。这一静一动、一张一弛之间,构筑了顾诵芬作为一名党员、一名知识分子的信仰。在他的人生坐标里,既有来自身为文化大师、上海图书馆名誉馆长的父亲顾廷龙老先生流淌的中华文化的“血”,也有属于新中国第一代知识分子艰苦奋斗的“脉”。在顾诵芬的研究生涯里,两种“血脉”交相辉映。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胡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