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学者谈中韩关系与"萨德"纷争:习主席的"不忘初心"具有指导意义(2)

2017-12-07 11:25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资料图:美国“萨德”THAAD(Terminal High-Altitude Area Defense 末段高空区域防御)反导系统已部署地区示意图。一套“萨德”反导系统由指挥车、ANTPY-2火控雷达、6部8联装发射装置和48枚拦截弹组成。该系统主要为在大气层内外拦截射程3500公里以内的中程弹道导弹。

资料图:美国“萨德”THAAD(Terminal High-Altitude Area Defense 末段高空区域防御)反导系统已部署地区示意图。一套“萨德”反导系统由指挥车、ANTPY-2火控雷达、6部8联装发射装置和48枚拦截弹组成。该系统主要为在大气层内外拦截射程3500公里以内的中程弹道导弹。

■共同点与共同利益

对于中韩首脑会谈,外界还是有许多期待,希望能取得如下成果:

首先,韩中在对朝政策方面进行合作。中国国际地位的上升,不仅源自经济实力,还来自中国的安全作用。就朝核问题而言,从中方立场看,文在寅政府并无“希望朝鲜崩溃进而吸收统一”的意图,因此在这个问题上韩国产生的风险正在减少。由于韩中两国在对朝问题上共同点较多,因此完全可以通过政策协调产生最佳效果。韩中两国都希望中断“朝鲜核导试验—国际社会制裁—朝鲜再次挑衅”的旧路,走出一条解决朝核问题的新路,遏制朝鲜核导试验符合韩中两国共同利益。

以前一度在韩国内外产生不小争议的“韩国是朝鲜半岛司机(把握方向)”的说法也应该画上句点。韩国应该为了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继续发挥建设性作用。比起谁在半岛问题上充当司机,防止战争爆发的刹车和确定未来方向的导航仪同样重要。中国的“双暂停”提议与韩方具有共同点,韩国有必要认真研究中方提议。韩中也可以共同提议,举行六方会谈参与国参加的外长会谈或2+2(外长+防长)会谈,以推动全新形式的六方会谈。

其次,“萨德”应该提高两国管控分歧的能力,并成为未来即使发生新的矛盾,也能启动危机管理的基石。两国在“萨德”问题上各有利益,为了解决该问题需要充分的时间进行协商。要承认对方一直提及该问题的原因,也要理解对方慎重处理该问题的立场,同时对两国其他政策和构想产生综合效应。韩中应共同建设中方提议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和韩方提议的“东北亚负责任共同体”,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韩国的“朝鲜半岛新经济构想”、新南方政策和新北方政策,应成为扩大双边经济合作的契机。

为了使两国关系实现转圜,当前最重要的就是韩中领导人之间构筑信任。希望借此次首脑会谈,进行人文沟通的同时,能构筑更加合理更加真诚的两国关系。我认为,中韩首脑都是“内柔外刚型、照顾对方感受的绅士”,文在寅总统曾引用名言“长江后浪推前浪”,韩方应该与中方一道,制定如何成为韩中关系新发展 “后浪”的路线图。希望双方共同努力,在文总统访华实质性改善韩中关系后,再通过互访实现中韩关系健康新跨越,将两国关系升格为新的合作伙伴关系。

习主席一直强调“不忘初心”,这句话对韩中关系同样具有指导意义。中韩都应当牢记当初为何希望建交、为发展两国关系如何努力的“初心”,以“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的心态克服当前困难,重新恢复信赖,积极完成韩中新时代的大跨越。韩中两国应该超越东亚地区,成为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正能量。

(作者:黄载皓 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保合作中心主任,本文由王伟翻译)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黄载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