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众院一天通过两个亲台法案 专家:挑战中国底线 特朗普签不签难预测(2)

2018-01-11 11:30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资料图: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民主进步党主席蔡英文。

资料图: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民主进步党主席蔡英文。

了解美国国会立法程序的人都知道,这两个法案真正立法成为具有约束力的美国行政机构法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给外界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去年12月,美国参议院通过“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要求美国政府评估“美台军舰互停”的可行性,而当中国驻美公使说出 “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的话后,外界再无人相信美舰会贸然泊台。

“台湾旅行法”为例,美国国会其实早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推动类似法律,但当年这一法律始终未走出众院的圈子。2016年9月,夏伯特等人提出“2016年台湾旅行法”,最终未能在美国国会通过。2017年1月,夏伯特等人以“台湾旅行法”取代“2016年台湾旅行法”重新提出法案。罕见的是,美国参议员卢比奥(Ed Royce)等7人于去年5月跟进众议院提出参议院版本的“台湾旅行法”法案。在众议院通过“台湾旅行法”之后,下一步将是等候参议院对由卢比奥等人提出的相同法案进行相关立法程序。如参院通过参院的版本后,还必须要“整合两院”,最终获得两院一致认同的版本,才能送给总统签署成为立法文本。在冗长繁复、不断妥协的程序之后,往往最初的版本与最后立法完成版本之间有天壤之别。

比如“2016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参院通过的版本有“邀请台湾参加美国的红旗军演”、“美国国防部应派遣将级军官及助理部长层级以上人员访台”等条款,但最终定案的版本里,这些条款全都不见了。“2017年国防授权法案”亦如此,参院版本有“美国对台六项保证”,众院版本有“美国应邀请台湾参加环太平洋军演”,但最终定案的版本里类似条款也都不见了。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副所长倪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众院一天通过两个亲台法案,显然是在挑战中国的底线,严重伤害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他说,美国对华战略博弈有几个着力点:经贸、朝鲜半岛、南海、台湾。今年南海局势基本稳定下来,朝鲜半岛也出现缓和的态势,不排除美国在这几方面用劲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的情况下,在台湾问题上加几个砝码,施加对华压力。复旦大学美国研究所教授张家栋对记者说,这两个法案最终是否会通过还不好说,他感觉不会很快,特朗普会不会签,也很难预测。如果两院都通过了,他有可能会用这个东西跟中国讨价还价,换取中国在其他方面的让步。

“我觉得这两个法案不能叫‘友台’法案,而应该叫‘害台’法案”,复旦大学美国研究所教授张家栋1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反华议员这么做,无非是给“台独”分子一个虚幻的希望,让他们去冒险,这是在害台湾,对台湾一点好处也没有;而他们这么做的核心目的还是想打“台湾牌”,挑起两岸争端,牵制中国的崛起,美国好从中渔利。

“美友台,又是一场空笑梦”,台湾“中时电子报”发表署名评论说,事实上,美国国会议员早就深谙两岸微妙情势,利用提案在台海两边交互套利、左右逢源;先响应台方大力游说、提出友台法案,最后再接受北京的“大腕”反游说,相关条文不是消失就是改为不具约束力的“国会意愿”。这些友台法案大都沦为“空笑梦”一场,只是不知情的台湾民众再次被戏弄罢了。

台湾军事专家宋兆文认为,民进党这两年来连踩大陆“红线”,他们所谓“不卑不亢,稳住两岸,走向国际”无非是些空泛而毫无意义的说词,换来的无非是大陆航母“辽宁舰”第三度绕台。现在绿营极度宣传“台湾旅行法”的“成功突破”,对台湾的伤害与过去的作为行无二致。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萧师言、林鹏飞、苏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