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总师:长征火箭高密度发射将成常态 每年生产几十枚都不够

2018-02-13 13:28 环球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月12日,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及远征一号上面级),成功发射第五、六颗北斗三号全球组网卫星。   新华社发(梁珂岩 摄)

2月12日,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及远征一号上面级),成功发射第五、六颗北斗三号全球组网卫星。(新华社发 梁珂岩 摄)

(环球网2月13日报道)又一次“一箭双星!”2月12日,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轰鸣着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拔地而起,成功将北斗三号工程第五六颗组网卫星送入轨道。长征三号不但在一个月内两次以“一箭双星”模式将四颗北斗卫星送入太空,2018年以来“长征”系列火箭以平均不到一周实施一次发射的频率,更让人惊叹。

■卫星发射指挥中枢什么样?

对于普通人而言,航天发射只是“火光一闪,火箭上天”,但在其背后,隐藏着众多技术人员的辛劳。常在电视中看到的卫星发射的指挥中枢到底什么样?《环球时报》记者走进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指挥控制中心。指挥控制中心指挥显示分系统工程师胡杰介绍说,这个大厅是发射场系统的数据处理中心和通信交换中心,同时也是专家们的指挥决策中心。

《环球时报》记者看到,大厅面积约等同于一座影院,总共分为投影显示区、试验工作区和贵宾区三部分,各功能区被分割得一目了然。最前方是最为外界所熟悉的投影显示区,相当于“影院”的大屏幕,不同的是这里由两块屏幕构成,分别是上方的时间条屏和下方的大屏幕。胡杰介绍说:“时间条屏主要作用是显示任务的进程、时间和火箭的关键飞行时序以及发射场区的气象信息。大屏幕则用来显示火箭飞行的状态、速度、高度等信息,以及三维仿真的场景,以供指挥员和现场专家提供现场决策。”

从位置上看,正对着大屏幕的四排座位原本应当是“影院”的观众区,其实不然,这里是试验工作区,是各系统指挥员指挥工作的地方,胡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第一二排是我们工作人员就位的工作区和五大系统的专业化指挥区, 第三四排是专家决策区,在火箭出现异常需要重大决策的时候,在这两排进行决策。”

最为外界熟悉的还有西昌发测站任务“01”号指挥员,即在电视直播中经常听到的喊出倒计时“10、9、8、7……点火”的人。本次发射的“01”号指挥员是鄢利清。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自己参与的第100次发射任务。鄢利清说,在火箭发射时,每一个阶段的工作都要以“01”指挥员口令为准,如果前一个时段出现问题,就要随时终止或调整发射,以确保每个测试项目覆盖全面以及系统之间的匹配协调。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范凌志、马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