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称美反导系统或将打破"确保相互毁灭"平衡 但攻方仍占优势

2018-02-18 11:27 环球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资料图:图为美国弹道导弹防御体系(BMDS)各组成部分。BMDS针对敌方弹道导弹主要分三大阶段拦截:即助推段、中段和末段。“萨德”(末段高层)和“爱国者”PAC-3系统(末段中低层)主要负责末段拦截,海基标准-3与陆基GBI则负责中段。(拖拽图片或右键“在新标签页中打开”可查看大图)

资料图:图为美国弹道导弹防御体系(BMDS)各组成部分。BMDS针对敌方弹道导弹主要分三大阶段拦截:即助推段、中段和末段。“萨德”(末段高层)和“爱国者”PAC-3系统(末段中低层)主要负责末段拦截,海基标准-3与陆基GBI则负责中段。(拖拽图片或右键“在新标签页中打开”可查看大图)

(环球网报道)据英国“经济学人”网站1月25日报道,颠覆性的新技术、日益恶化的俄美关系和谨慎程度低于冷战的俄罗斯领导层都令人们担心,战略不稳定的新时代即将到来。

文章称,迄今为止,关于核武器的最有力观点一直是,对同归于尽的恐惧吓阻了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交战。“确保相互毁灭”依赖于二次核打击能力,这意味着即使一方受到最广泛的打击,它将仍然拥有足够的核武器来摧毁侵略者。当弹头变得足够精确时,美国和俄罗斯转向潜艇和移动发射器来使“确保相互毁灭”具有可行性。

美国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前副部长詹姆斯·米勒(James Miller)认为,部署日益先进的网络、太空、导弹防御等系统,“有可能危及双方的核报复打击能力,特别是指挥控制设备”。

文章称,在一份最新报告中,米勒与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主席理查德·方丹(Richard Fontaine)将网络和太空反制攻击视为意外冲突的触发器。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核政策专家詹姆斯·阿克顿(James M. Acton)列举了三种可能破坏未来危机稳定的趋势:先进技术可能威胁核攻击的生存能力;指挥控制系统用于核武器和常规武器,从而引发混乱;由于数字化,系统遭到网络攻击的风险增大。

文章称,目前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如“爱国者”、“萨德”和“宙斯盾”等都提供了非常有效的区域防御,但并不是为了应付洲际弹道导弹。然而,实质性的改进正在进行中。

国际战略研究所导弹专家迈克尔·埃勒曼(Michael Elleman)称,可能明年开始部署在“宙斯盾”级驱逐舰上的标准-3 Block IIA拦截弹是“了不起的事”。它们的速度要快得多。米勒认为,如果有数百枚拦截器部署在靠近美国国土的舰只上,它们可以支持针对俄罗斯洲际弹道导弹的中段防御。更多从外部引进的导弹防御也不甘落后。埃勒曼表示,大约5年时间内,美国可能将固态激光器投放到大量在高纬度环绕的无人驾驶飞行器上。小型导弹也可以置放于无人机上作为助推段拦截器,在启动一分钟左右后发射。

文章称,现在的优势可能在攻方而不是守方,担心新兴技术可能“非常迅速地破坏稳定”。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