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只有中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时 "中国威胁论"才有可能消失

2018-02-28 10:19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china-sharp-power-779x1024图为英国最新一期《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封面截图,首提新词“锐实力”(Sharp Power)。-2

资料图:图为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封面截图,首提新词“锐实力”(Sharp Power)。

(环球时报2月28日报道)编者按:去年10月15日,当法国第二大报《世界报(Le Monde)》在头版印出超大汉字“中国,强国崛起”时,很多人震惊了。紧接着进入11月,先是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用汉语拼音“xing lai!”(醒来)作为封面标题,后有美国《时代(Time)》杂志封面以中英文写着“中国赢了”。

尽管相关文章对中国的偏见依旧,其出奇一致的画风却显示:中国崛起已成为他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这个现实意味着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同时意味着不少西方人士感到不适。因此,当澳大利亚指责中国“渗透”时,美欧一些国家随之起舞;当一家美国智库针对性地创造出“锐实力”(Sharp Power)这个新名词时,西方媒体不约而同地跟进。“软实力”(Soft Power)变成“锐实力”,中国经济“独善其身”,中资并购值得警惕,“中国模式”挑战普世价值……凡此种种。在他们的笔触下,崛起的中国正对这个世界构成各种威胁。西方何以刮起这股“中国威胁论”风潮?与以往的“中国威胁论”有何本质区别?《环球时报》将连续两期刊发文章进行全面解读。本文为上篇——专访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

■“中国威胁论”何时消失?至少要到中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时

环球时报:去年底,位于华盛顿的智库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创造了“锐实力”这个新名词,近来这个词在西方媒体上很流行。您对“锐实力”持什么看法?这是“中国威胁论”的变种吗?

阎学通:大国崛起的过程也是世界政治权力再分配的过程,权力逐渐缩小的国家对崛起国的恐惧是不可避免的。“中国威胁论”最早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初,第一个事件是以购买力平价为标准,我国的GDP被扩大四倍,引起一些国家对中国强大的恐惧。“中国威胁论”已经存在20多年,这应该不是新现象。“锐实力”的说法,不过是对我国政治影响力上升的恐惧。我以为,“中国威胁论”将会伴随我国崛起的全过程,只有到了中国实力大规模超越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时,才有消失的可能性。

西方媒体认为我国的软实力“锐利”,我思考的是这种锐利是软中有锐还是内软外锐。如果是软中有锐,则说明这种软实力非常有效,即让受力者感觉不到刺痛就接受了影响;而如果是内软外锐,则说明这种软实力效力很低,即让受力者感到刺痛而拒绝被影响。

■环球时报:以往的“中国威胁论”主要指什么?出现的背景是什么?

阎学通:这次“锐实力”的提法的确与以前所有“中国威胁论”不同,其区别的核心是担心的内容不同。上世纪90年代,发达国家担心中国的廉价产品占领他们的市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开始担心我国经济实力超越主要发达国家,2012年开始担心我国军事实力快速提升,去年以来担心我国思想观念对世界的影响。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胡锦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