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D"日"-24h"时算起:我中将推演解放军72小时攻占台湾(2)

2018-03-29 10:20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受阅部队。新华社记者 查春明 摄 

资料图:2017年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受阅部队。(新华社记者 查春明 摄)(本图可查看/保存大图)

如果我作为台方假想敌,充任台军统帅部某次“汉光演习”的我军,与“台独”军事力量进行对抗仿真作业,看用72小时攻占台湾,时间是怎么分配的。

先给出作业起始条件。台军认为我军攻台,一般要经过“联合战略威慑”、“联合火力封锁”、“联合火力打击”、“联合登岛(台湾)作战”几个阶段。为使起始时间点清晰,也不必借用“火力封锁”和“火力打击”阶段的杀伤效果,本次推演我军从发起战略突袭开始,直接进入“联合登岛作战”。发起时间以“作战时间”的登陆日“D”、零时“0h”为基准,提前一天,即“D-24h”时开始。下面开始推演。

“D-24h”开始直前火力打击。以火箭军为主,300-370毫米远程火箭炮为辅,主要打击火力分为三波。

第一波,打击数十个重要目标,如主要军用机场,军港,装甲、炮兵和步兵集结地,防空、雷达、电子技术阵地,通信枢纽,电力枢纽等。当然火力斩首也会在第一波内,如“总统府”、民进党党部、“总统府”、衡山(圆山)指挥所、军种司令部、作战区指挥部。其中有二十几个目标必须确保摧毁,如衡山(圆山)地下指挥部、4个作战区和3个军种指挥部、佳山和台东飞机洞库、左营军港、数个爱国者导弹阵地、乐山铺路爪远程雷达、归仁等三处阿帕奇直升机基地。要预备充足的适用弹药,特别是钻地弹和混凝土爆破弹。据我所知,我军近程导弹以千计数,远火弹以万计数。在发起第一波打击之前或同时,密集发射和调集侦察、遥感卫星以及长航时高空无人机,确保台军动向每“h”都在我严密监控之下,并评估毁伤情况。

尔后,发起第二波打击,包括所有被编目的军事目标和军民共用目标以及影响我行动的重要民用目标,其中有发电厂、变电站、交通枢纽(交流道)、桥梁隧道(我陆上进攻需经过的保留)、绿营电视台、广播电台。

经打击评估后,发起第三波打击,包括第一、二波打击之后残存和正在恢复的目标,确保所有被打击目标在“D+48h”内不能恢复使用。在导弹和远火每一波打击之后,我航空兵进行补充打击,并临空察看、评估目标损毁情况,对未被完全损毁的目标进行补充打击。对强行起飞的少数战机予以击落,对少数窜出军港的舰艇予以击沉,对已开出集结地域的装甲、炮兵、步兵部队予以拦击。尔后由察打一体无人机不间断监视被打击目标,消灭零星复活火力。

经过三波导弹、远火打击和三波航空兵补充打击之后,台海的制电磁权、制空权、制海权被我完全掌握。之后,我空优航空兵转入空中巡航,强击航空兵和远火转入支援火力突击。

在我三波火力打击之际,我登陆船团第一梯队在若干个装载地域登船并航渡,在“D+0h”时,我登陆兵踏上台岛岸滩。其突击上陆之际,得到我远火火力、舰炮火力、空军航空兵火力和陆航火力的掩护及支援。我武直-10主要监视敌“一树之高”的超低空,打击台军阿帕奇直升机,解除其对我登陆部队的威胁。空军航空兵和舰炮火力主要消灭敌逆袭(反冲击)部(分)队。我期望台军像在“汉光”演习中“反舟波射击”一样,把坦克纵队摆在海滩上,那我海空直瞄火力就省事多了。预计在新竹、湖口台地方向会有1-2个装甲旅的战役反突击,远火的杀伤子母弹和反装甲末敏弹在打击敌反突击战术兵团时将派上用场。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王洪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