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D"日"-24h"时算起:我中将推演解放军72小时攻占台湾(3)

2018-03-29 10:20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80329005

资料图:2017年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坦克方队接受检阅。(新华社记者 李刚 摄)(本图可查看/保存大图)

“D+4h”我第一梯队旅团夺占浅近纵深,控制登陆场。“D+8h”我集团军第二梯队上陆并进入战斗,夺控战术纵深的主要目标,在新竹、桃园当面,应进到中山高速一线,在先期着陆的特种兵、空降兵配合下,夺控新竹系统、平镇系统、机场系统、莺歌系统各交流道,截断中央山脉以西通往大台北区的主要通道。负责夺占港口、机场的部队,完成当前任务,严密监视当面敌情,引导主力登(着)陆。如果第一阶段(登陆)不顺利,延时4小时,应在“D+12h”完成登陆任务。此后,转入陆上战斗。

下面由于受篇幅所限,我不推演全岛陆上进攻过程,仅以台湾岛北部——大台北区态势做推演。此时,我围攻台北的主要作战集团、辅助作战集团都已登陆(着陆)完毕,开始向台北市区攻击前进。预计战前台军在大台北区有6-8个旅兵力,其中联兵旅4-5个,作战区直属2-3个旅的守备兵力,每旅按4500人计算,共约4万人。经第一阶段抗登陆作战,已损失3-4个旅兵力,余下2-3个联兵旅和作战区守备部队共约2万人,分向中山高速、国二高速西南方向,新竹、桃园方向,基隆方向,宜兰方向和台北市市区组织防御。每个方向约一个旅的兵力,3000-4000人。

我从三个方向进攻:沿国二(福尔摩蕯)高速从西南向东北,对台北市西南部进攻;沿中山高速从新竹、桃园,向台北市西部进攻;从基隆沿福尔摩蕯高速,向台北市东北部进攻。同时封闭蒋渭水高速和北宜山区公路,截断大台北区东西联系,在台北市区形成关门打狗之势。三个方向前进距离分别约为70、60、30千米,按15千米/小时进攻速度计算,攻至市区2-5个小时。假设每线进攻途中遇有阻击据点1-3处,每处拔除1小时(能绕过则绕过,否则召唤上级火力摧毁,不与纠缠并滞留),加上3个小时,共5-8个小时。如有意外情况发生,另处置4小时。

举一例,如台北市东北入口汐止交流道,可用远火杀伤子母弹杀灭路面上所有武装人员,用空气燃料弹清除路障,保障我军顺利通过。各方向于“D+24h”进至台北市区。此时,我特种兵和空中突击队群已控制松山机场和衡山(圆山)指挥部周边。台军统帅部蔡英文及“国防部长”等人此时可能:一是仍在指挥部内束手待毙,一是出逃。但是怎么逃,逃往哪里?可见下一篇《“台独”头目哪里逃?》

推演至此,登陆起始时间过去一天(D+24h)。此时态势是,台北、高雄、基隆、台中、花莲、宜兰、台东等主要地区目标已被毁被围或被火力严密控制,其中一部被攻占;台湾主要军民用机场和港口、防空阵地、通信枢纽、电子战阵地已大部被摧毁或损伤,起码在“D+48h”内无法使用;台军统帅部失去指挥效能,主要指挥官或被斩首、或逃亡,指挥网瘫痪,与作战部队失去联系;台岛对外海底通信缆线被切断,通信、侦察卫星被暂时致盲,“D+48h”内无法接通,对外联系被大大压缩;绿营电视台、广播电台、网络中心被我摧毁、关闭或被我特种兵控制;台军大批官兵投诚,纷纷前往战俘收容所。

在上述态势下,如仍有少数绿台还有抵抗意志,则我尔后行动:攻占衡山(圆山)指挥部,摧毁仍在负隅顽抗的据点,围歼被绕过的城镇据守之敌,消灭逃离本岛的海军舰船等,约8小时,总时间“D+32h”。尔后打扫战场,收容俘虏,约4小时。至此离三天(D-24h加上D+48h)还剩余12小时,用于处置不可预见情况。

推演收局,结论已很明确:不到三天。总之,最多只给美日等外力援台三天时间。三天援军未到,或被我东风-21D导弹和海空兵力、火力拦阻而不能靠近台湾,就不要再费心劳力地白跑一趟了。

(本文作者:王洪光 中将 系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原标题:“作战仿真:不用三天拿下台湾” 本文是上一篇《“六战一体”武统台湾》的续篇,后续还有第三篇《“台独”头目哪里逃?》)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王洪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