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5飞行员解读舰载机着舰:着舰指挥官(LSO)才是真正主宰

2018-04-20 13:15 解放军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资料图:中国海军航母辽宁舰编队顺利完成跨海区跨年度训练和试验任务后,于1月13日下午返回青岛航母军港。图为歼-15舰载战斗机放下尾钩准备着舰。(莫小亮 摄)

资料图:2017年1月13日,中国海军航母辽宁舰编队顺利完成跨海区跨年度训练和试验任务后,于下午返回青岛航母军港。图为歼-15舰载战斗机放下尾钩准备着舰。(中新社记者 莫小亮 摄)(本图可查看/保存大图)

(解放军报4月20日报道)南海阅兵结束后,习主席察看了辽宁舰歼-15飞机起飞训练情况。轰鸣声中,战机腾空而起,直插云霄。驾驶战机的飞行员徐英,是我国首支舰载战斗机部队的着舰指挥官。今天请他为您解读,为什么在电子技术如此发达的时代,还要靠人来担负着舰指挥任务。

据统计,全世界现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不超过2000人。即使是这群宝贵的天之骄子,一旦进入着舰下滑道,也不得不听人摆布—这个人就是着舰指挥官(Landing Signal Officer)。

着舰指挥官(LSO)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向舰载机飞行员发出操纵指令并引导其在航空母舰上安全着陆的指挥官,一般由训练有素且取得过航母飞行资质认证的成熟舰载机飞行员担任。

早期的LSO在向舰载机飞行员下达操纵指令时,双手各持一枚短桨片似的指挥牌,通过两根“短桨”传递信息。LSO挥动指挥牌,就像划桨的水手,因此被戏称为“短桨手”。

今年3月末,在美国亚伯拉罕·林肯”号(USS Abraham Lincoln CVN-72)号航母上,LSO借助“飞机进场远程接管员”系统,利用操纵杆接管并首次远程操控一架F/A-18战斗机成功着舰。

虽然有了新助手,但LSO仍是舰载机回收阶段的真正主宰。人在表达情感上具有机器所不具备的天然优势。LSO的指挥语气要根据飞机的偏差大小进行艺术化处理。在舰载机进入着舰下滑道后,LSO按照规定口令指挥,客观条件变化时,口令就要微调。比如特定条件下,为避免飞行员过度反应和调整,就要提高对偏差的容忍程度,而不能指挥得过于连续和频繁。如果还有调整时间,飞行员会听到LSO命令“加点油门”;如果已经来不及,LSO就会亮起红灯并大喊:“复飞!”

LSO指挥既要坚持标准化原则,又会带有个人特色(即情绪化口令)。目前,至少在感情表达和随机应变上,机器还赶不上人类。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孙飞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