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120年后回望戊戌变法 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意义和启示?

2018-06-11 15:41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80611025

■徐焰:一百二十年后,回望戊戌变法

(环球时报6月11日报道)晚清哀伤史,痛彻警世人。120年前即1898年的6月11日,急于挽救中国危亡的清德宗(光绪)皇帝发出了《明定国是》诏,即日起正式开始了戊戌变法,可惜这个“百日维新”却是速兴速亡。站在今天回看120年前,那场变法为何最终失败?它给中国带来什么?120年后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意义和启示?

■短命的“口水变法”

前些天,笔者又进入清西陵光绪的地宫内,站在那个为无数后人所叹息的皇帝灵柩前,不禁思绪万千。联想到十年前“光绪死因报告会”发布的结论,法医检验鉴定中心等单位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检验已证实,光绪帝确属砒霜毒杀,这说明不仅有“戊戌六君子”在菜市口献出头颅,连支持他们的皇帝都付出了生命代价。自古变法之难,总伴喋血之灾!

作为一场由封建皇帝下诏书自上而下推动的“变法”,为什么最后会落到如此结局?从今天来看,一方面大多数人在执行“变法”中的政策时并非真心拥护,而只是敷衍了事;另一方面推行变法的人只追求“改变”,忽略了更多人能从改变中得到什么。在那个戊戌年的夏天,面对列强要瓜分中华的危境,不甘心当亡国之君的光绪帝倚重刚进入官场、品级较低的康有为、梁启超和谭嗣同等,幻想进行一场几年内就能强国的变法。

据《戊戌变法史》统计,在这103天内,光绪帝让那几个书生起草并自己审定发出的变法诏令,居然超过110道,包括了政治、经济、军事、文教等各方面的根本性变革。此间各衙门、各省、各州天天奉诏,可谓历史上下达中央政府文件最密集的时期。不过,除湖南有些动作外,京官和各处督抚们对落实新法至多停留在口头上,所以事实上只形成一场短命的“口水变法”。

雪片般的“变法”诏令飞来,官员几乎都是观望、延宕,其关键在于提出的新政未让多少人马上受益,废除旧制立即得罪的人却遍及朝野。诏令中,“兴办工商、倡新学、建新军”的内容看似美好却毕竟还是画饼,尤其是广大民众都感到与己无关。裁撤大量衙门和官员、废除八股考试,裁撤驿站设立邮局等诏令,却马上会让大批官员、文人丢掉饭碗和晋身之阶。全国几十万绿营官兵听到裁汰令就面临失业,多数军营中已是群情汹汹。此前清廷同意李鸿章等人办“洋务”时,行新政却不废旧衙门和旧军,顽固派虽有反对之声却还能勉强容忍。戊戌变法时抛出如此激进的裁汰命令,光绪帝和草拟诏书的康梁等人却没有提出相应的安置办法,必然引发一片哗然。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