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媒: 63万输给24万 在甲午战争爆发124年之际看清末中日国防动员差距(2)

2018-07-26 11:14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5年07月01日,山东省威海市,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陈列馆。

资料图:2015年07月01日,山东省威海市,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陈列馆。(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千龙网发)(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粗放混乱与认真细致的战争组织差距。纵观甲午战争全程,清军的战争组织和实施,从指挥机构的组建、作战计划的制订,到战时兵员扩充、兵力调动部署、军需前运后送,都非常混乱、毫无章法。以兵员扩充为例,当时中国约有4亿人口,而日本大约只有7000万,中国的总人口和适龄兵员数量都远远大于日本。但清军实行临时招募兵役制度,军中老中青混杂不说,吃空饷更是司空见惯,战时不得不大量招募新兵。更糟糕的是,这些新募的乌合之众往往没有经过临战训练即开赴前线,既不懂作战技巧,更没有作战勇气,一碰到日军就蜂拥而退。日军方面,早在1873年就颁布了《征兵条例》,规定所有适龄男性均有服兵役的义务,并建立起完善的现代常备兵役和预备兵役制度,日本战时扩充的兵员绝大部分都是曾服过现役、预备役和后备役的老兵,战时只需经过短时的恢复性训练即可形成有效战斗力。另外,由于缺乏战役组织能力,清军虽然人多势众,战场上却基本是各自为战,形不成有效的组织和协同。

日军进攻辽东兵力不到5万人,清军调集的援军先后有十几万人,但体系庞杂、多头指挥、互相观望、各不相救,一仗接着一仗败。威海卫之战中,防守威海军港和要塞的都是李鸿章的北洋系统部队,但同属北洋派系的陆海军将领却各行其是、互不协同,结果陆上防御很快溃散,炮台尽失,陷北洋水师于绝境。诗人黄遵宪痛心而泣:“海陆军,人力合,我力分!”

麻木不仁与兵民一体的民力动员差距。德国军事思想家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指出,民众力量既是战争的人力源泉、物力源泉,又是战争的精神源泉;尽最大努力动员可以动员的一切力量,是战争指导必须遵循的首要原则。清政府长期实行愚民政策,对于民众的战争动员也是无从谈起。底层民众对战事漠不关心,更不会支持战争。当甲午战争硝烟弥漫之际,中国不但南方歌舞升平,即便在战火蔓延的北方,民众最关心的仍然只是生计。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政府高度注重争取民众对战争的支持。开战后,日本开动传媒机器传播所谓“朝鲜独立论”“义战论”“文野之战论”“中国愚昧落后论”和“日本人优越论”等,大肆制造“战争有理”的舆论氛围。报界派遣战地记者跟随作战部队和军舰,随时传递前线最新战报。国内掀起捐献热潮,民间团体和个人自愿捐出大量金钱财物。日本1.5亿日元临时军费预算中,1亿日元额度以发行军事公债形式向社会筹集,结果是两次组织公债募集活动均超额完成任务。日本民间各地及地方政府自发掀起征朝义勇军活动,向政府请愿参加赴朝作战。

不得不承认,当时偌大的中国竟如一盘散沙,小小的日本却动员起全体国民的力量参战,这也是中国在甲午战争败给日本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者:王世枚 单位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王世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