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有些西方人应放下陈见 重新认识中国的制度和其生命力

2018-07-27 13:16

打印 放大 缩小

图表:图解一带一路。(新华社发)“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缩写B&R)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图表:图解一带一路。(新华社发)“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缩写B&R)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环球时报7月27日报道)如何看待和认识中国——无疑是当今国际关系中最具冲击力和吸引力的问题之一。2018年6月下旬,笔者应邀参加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举办的第五届伦敦会议。题目是:如何应对新时代的全球竞争。会议聚焦地缘政治竞争、世界经济失衡、全球治理、技术进步与国际关系、美国能否回归平衡等,笔者在“新中国:全球秩序愿景”专题中发言。

当前一种流行的看法是,与美国“退群”形成对比,中国积极加强在国际体系中的地位与影响,如对全球化的加持、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支持联合国发挥更大作用,支持发展中国家提升影响力等。随着自身力量的崛起,中国将投入更多资源,无论是硬实力还是软实力,按照其偏好改变或重塑国际秩序。中国带来的变化将是变革性的战略改变。鉴此,我的发言围绕三个问题展开:一是怎样看待国际形势的新变化,二是中国能提出什么样的新方案,三是西方是否应当放下陈见,重新认识中国的制度。

首先,当前国际形势处于一个关键的历史关头,要么走向至暗时刻,要么走向光明未来,这取决于我们如何做出恰当的政策选择。当前的国际形势可以用“三D”来概括。

一是失序(disorder)。冷战结束以来,有人曾欢呼“历史终结”;而今天国际秩序出了问题,主要是西方一些国家采取自我优先、唯我独尊的政策,严重冲击现有国际秩序,导致严重的混乱与失序。

二是去全球化(de-globalization)。记得冷战结束之际,西方一度喋喋不休地告诉人们,全球化多么美,多么好,要大家都拥抱全球化,因为他们相信全球化对其最有利;而今天他们却反其道而行之,热衷于退出多边体系与条约,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大行其道。

三是失衡(disparity)。当前发达国家仍主导国际体系,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体系中的代表性严重不足。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发展中国家积极参与拯救世界经济,但它们的代表权与其贡献不平衡。那场百年罕见的金融危机发生在美国,原本有西方七国集团,为什么不用七国集团来应对金融危机呢?恐怕西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他们已经力不从心,因此才有20国集团登场。20国集团为什么成功?是因为有一批新兴经济体国家在其中,而且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阮宗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