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勇斗美贸易霸凌 坚持"以战止战"

2018-08-17 11:09 光明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资料图:图为外媒报道的中美贸易战(Trade War)宣传图。(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资料图:图为外媒报道的中美贸易战(Trade War)宣传图。(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光明日报8月17日报道)从7月6日算起,中美贸易战已正式开打一个多月。如果从特朗普政府最初对华威胁动用贸易战工具算起,则中美贸易摩擦已超过一年了。过去几个月里,特朗普政府对华诉诸极限施压手段,在贸易战中不断加码,搞得动静很大。一段时间过去了,经过观察,对特朗普为什么挑起对华贸易战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更明白了。美国政府挑起对华贸易战,是由多种因素汇集而成的结果。

从背景上看,一方面美国国内“反全球化”思潮蔓延,民粹主义得势,排外主义、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另一方面,中美实力对比发生更加有利于中国的变化,美国在对华问题上沮丧、疑虑的一面上升,牵制和遏制中国的冲动更加强烈。

在此背景下,美方执意挑起贸易战,有三点动因:一是“美国优先”政策使然。特朗普奉行单边主义、美国至上,一切以是否符合自己认定的美国利益为标尺来衡量,在这方面是不分盟友对手、亲疏远近的,也是不分贸易、安全、非传统安全等领域的。特朗普心目中的“美国优先”,就是美国利益凌驾于一切外国包括盟友的利益之上,摆脱一切国际规则和协定的束缚。在这一执政逻辑支配下,特朗普政府接连“退群”,四处点起贸易烽火,要以特朗普心中的这杆秤重新衡量一切。贸易战对象包括了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日本等,也波及俄罗斯、印度等国。中国不是唯一目标,却成了最大目标。特朗普希望借此重塑美国制造能力,实现制造业回归、就业回归、利润回归,从而重振美国,“让美国再次伟大”。特朗普也要借此迎合并巩固支持其当选的选民基本盘,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年,拿贸易战当工具,符合特朗普的政治逻辑。

二是纠结于贸易逆差。特朗普将贸易逆差视为衡量经济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认为美国出口的少,进口的多,贸易战打起来利大于弊,不惜以各种借口挑起贸易争端。把贸易逆差渲染成“所有外国揩美国的油”,对许多美国选民来说通俗易懂,也符合特朗普几十年来的一贯认知,特朗普借此捞取选票和支持。特朗普希望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通过各种威逼利诱手段使别国主动削减对美贸易顺差。在这一点上,特朗普政府对其他国家也是不分亲疏远近的。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最大,中国自然就成了最大的施压对象。特朗普痴迷于“交易的艺术”,在特朗普看来,通过“谈”来达到目的过程太长,收效太慢,不如靠“打”来得短平快,如果对手一时不屈服,就不断加码。

三是认定中国是“战略竞争者”。几十年来,各种版本的“中国威胁论”在美国一直存在,此起彼伏。过去十年,随着中美两国实力对比的显著变化,美方认为中国在地缘政治、战略安全、经贸科技、意识形态等方面对美形成“威胁”,贸易战成了美国对付中国的政策工具。这就表明,特朗普政府挑起对华贸易战,既要应对贸易失衡,攫取具体、实在的经贸利益,又出于地缘政治考虑,打压中国的发展。在这一点上,特朗普政府搞大规模贸易摩擦,对加拿大、墨西哥、日本、欧盟等盟友与对中国相比就有很大区别了,这一点是为中国“量身定做”的,这是现阶段中美贸易战与美国同其盟友贸易摩擦的最大区别,也是本质区别。据此可以看出,制造贸易摩擦本质上是美方对华牵制、遏制战略的一步,是美国对华政策工具之一,具有长期性、复杂性。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贾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