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警惕美国对华挑起投资战 欲在贸易战外开辟"第二战场"(2)

2018-08-28 14:35 侠客岛

打印 放大 缩小

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资料图: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双刃剑

简而言之,外国投资是国际经济往来中的一种经济现象,它们对东道国经济发展和国际化程度有巨大推动作用。但由于外资可能带来技术外流、产业被外国企业垄断,甚至对国家构成安全威胁,因此,各国基本都建立了外国投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这一制度本质上是一把双刃剑,“缺位”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全,“越位”则可能影响国际资本流动和投资贸易便利化的大趋势。因此,寻找“对外开放”和“国家安全”的平衡点,是大国外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设计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从一定程度上讲,外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是一国外资管理的底线,一般情况下行政管理部门都不愿意触发审查。但随着特朗普政府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美欧等国对外资国家安全审查有强化趋势。

从历史上来看,美国是最早建立外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的国家。其制度在立法体系、程序方面都较完善,成为世界各国效仿的法律制度模板。我国现有的安全审查制度,也对其有所借鉴。最初的审查决策权以及调查职责,转交给CFIUS。其背景主要是应对日本、德国等在美国兼并企业的高潮。最典型的是1987年日本富士通公司企图购买仙童半导体公司80%股份,由于仙童半导体公司负责为美国国防部门生产电脑芯片,这一跨国并购遭致了美国国防部门的大力反对。

二是1992美国通过的《伯德修正案》。这次修正案增加了两条提起国家安全审查制度的可能性。第一,提出并购的企业,是其所在国的国有企业或者受到外国政府控制;第二,该跨国并购可能导致在美国从事州际贸易的人受到控制,从而影响美国国家安全。

三是2007年通过的《2007年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该法案旨在加强CFIUS对于跨国并购安全审查的力度,对“国家安全”界定扩大化,从传统国防产业扩大到港口、电信及石油等。这一法律的背景,主要是2001年的“9·11”事件。

客观说,在这三个阶段,美国并未将矛头直指中国,彼时,日本、德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在美国的并购审查有相当数量,而美国总统直接对中企在美并购行使否决权的案例也只有三项。

其实美国的逻辑很简单,我是唯一的全球超级大国,我的市场世界第一,我的货币是全球货币,来了就要受我的法律约束,不想来还有很多国家想来。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万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