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莹撰文谈当下的中美关系: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

2018-09-11 15:02 环球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傅莹就大会议程和人大工作相关的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资料图:2017年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傅莹就大会议程和人大工作相关的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最近访问美国期间,我见到的每位学者都说,美国对华态度彻底改变了,并声称是府学、两党的共识。在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现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没有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方对此感到失望。在与中国的经贸交往中,美方认为自己很“吃亏”,更担心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技术阶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还认为在军事上受到被中国“挤出”亚洲的威胁。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美国在中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但显然这不是美国唯一的“失败“,更不是最惨痛的。在见证了“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给一些国家带来的后果之后,美国应该庆幸,中国没有自废武功地走上错误的道路,既没陷入政治动荡,也没出现经济混乱,而是保持总体社会稳定,成功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球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做出了贡献。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让美国耗费了大量财政资源,而中国的发展极大地惠及了美国的繁荣。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