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媒:淮海战役,我军何以步步占先

2018-11-16 17:34 中国国防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811150631

(资料图)左图:1948年10月11日,中央军委关于淮海战役具体部署给饶(漱石)、粟(裕)、谭(震林)的电报。右图:图为淮海战役战场一角。(新华社发)(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中国国防报11月15日报道)1948年11月16日,淮海战役总前委成立,统一指挥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等部队,对国民党长江以北主力发起规模空前的淮海战役,敲响蒋家王朝的丧钟。淮海战役的胜利,闪耀着人民战争思想的光辉,体现了我党我军的政治优势,彰显了人民军队的凝聚力、创造力和战斗力。

高度团结歼敌主力。淮海战役既是战略决战,也是政治较量。我党我军的政治进步性,使我方可以坚决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战略决策、作战方针,在广大地域内灵活调度华野、中野和鲁中南、苏北军区等数十万兵力,使各种力量向心凝聚,形成坚强的战斗整体,协调一致打击敌人。华野、中野两大野战军、野战军与地方部队之间团结一致、密切协同,在战略上游刃有余地钳击任何一点的敌人,在战役战斗上直接配合、彼此呼应。尤其是在围歼黄维兵团的双堆集歼灭战中,中野在敌我兵力相当、武器装备明显处于劣势情况下,毅然决然拿出“破釜沉舟”的气魄。邓小平同志在动员时讲道:“即使这一仗中野拼光了也值得,其他野战军照样渡江,中国革命照样胜利!”各纵队作战中经过3至4次火线编组,哪怕一个旅编成一个营,也要为全歼黄维兵团战斗到底。为确保前线作战胜利,华东、中原、华北三大解放区党政军民全力支援,支前群众提出“倾家荡产,支援前线”的口号,前方需要什么就支援什么,解放军打到哪里就支援到哪里。正如中央战后嘉奖电所说,“凡此巨大战绩,皆我人民解放军指挥员与战斗员、人民解放军与人民群众,前后方党政军民团结一致,艰苦奋斗所获的结果”。

我党政军民密切协同所形成的高效能作战威力,敌人根本无法企及。尽管国民党军拥有80万人、总兵力超过我军,还拥有坦克、飞机、大炮等优势装备,但政治上反动引发了组织上严重涣散,正如美国陆军组织撰写的《淮海战役中解放军的作战艺术》一书指出的那样,国民党军队最大的问题是长期的派系之争。淮海战役中,不仅有蒋系与桂系、蒋系与西北军等派系矛盾,嫡系兵团内部也存在黄百韬与邱清泉、黄维与胡琏、邱清泉与李弥等个人恩怨,各种勾心斗角、拆台掣肘、战场内讧愈演愈烈,即使身处解放军围困之下,还时常为争夺空投给养大打出手。这些不可调和的矛盾,使国民党军自始至终无法形成合力,处于被动挨打局面,最终优势丧尽、走向失败。

主动运筹擘画战局。淮海战役是典型的大兵团战略决战,是双方指挥员纵横捭阖的战略较量。敌我双方参战兵力达到140万人,我军面对的是国民党5个兵团、4个绥靖区、34个军的兵力,战场分布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至商丘,北自临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区域内,指挥决策和战场调度难度呈倍数增长。我军之所以能以60万兵力击败80万敌人,并获得歼敌55.5万余人、敌我损失比例4.1∶1的精彩战绩,靠的是毛泽东同志的正确战略指导和前线指挥员的精妙运筹。

纵观淮海战役全程,我军始终坚持毛泽东同志提出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在不同阶段形成对各路敌军的局部优势。

战役第一阶段,华野抓住敌黄百韬兵团南撤迟缓的战机,集中12个纵队及特种兵部队优势兵力,以3个纵队阻击敌第13兵团增援,以3个纵队自徐州以北进逼徐州、切断陇海铁路,以7个纵队包围敌黄百韬兵团,歼敌和打援兵力分配比接近1∶1,硬是把黄百韬兵团从敌人完整的防御体系中分割出来、包围歼灭。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王晓强、田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