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媒:自古知兵非好战 2019中国军费支出折射出四大政治取向

2019-03-20 13:35 中国国防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9年1月1日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隆重的升国旗仪式。 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2019年1月1日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隆重的升国旗仪式。(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中国国防报3月20日报道)当前,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国家安全更加复杂、综合、多变。尽管经济高速发展,但中国今年并没有大幅增加军费。这是因为,中国考虑军费支出,不仅看防务支出的需要,看经济支撑的可能,还从政治角度来考虑,体现出维护世界和平的担当。

负责的取向。近些年来,国际环境在总体保持和平、发展、稳定的同时,一些矛盾和问题正在积聚。有的国家奉行单边主义,不断“退群”,挑起全球贸易战,加大军费投入,特别是在太空、网络、核力量等高端战略能力上持续加大投入,对世界和平稳定产生严重冲击。为应对这些冲击,有的国家加大了反制性军事力量发展,加快备战步伐。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继续坚持不和任何国家搞军备竞赛的一贯政策,没有大幅度增加军费,以集体的力量携手阻止国际关系的军事化,是负责任、敢担当的体现。

和平的取向。中国人早就主张“自古知兵非好战”,形成了深厚的热爱和平的文化。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深受列强入侵、军阀混战之苦,山河破碎,妻离子散,进一步激发了新中国珍惜和平的集体意识。只要和平有一分机会,就会付出百分的努力。中国的和平取向不仅厚植于中国的传统文化,还上升为一种国家战略自觉。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可能热心于主动用战争或战争威胁的方式来解决与其他国家间的矛盾,哪怕对手是弱小国家。珍惜和平的自觉约束,对在和平环境下的军费支出产生了有效约束。

防御的取向。中国人骨子里没有国强必霸的基因。2015年中国政府公布的《中国的军事战略》白皮书,公开向全世界宣示:中国仍奉行积极防御的国防政策,执行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同时,中国坚定不移地捍卫国家核心利益,任何时候、任何国家、任何人都不要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国家核心利益的苦果,面对各种威胁特别是当别人把战争强加到中国人头上的时候,有决心有能力有办法打败任何胆敢来犯之敌。相对于战略进攻来说,实施战略防御的资源需求相对要少一些。中国适度增加军费,从绝对数字来看,仅为美国2019年军费预算的1/4,考虑到中国的防御性战略,这一增量还是可接受的。

民本的取向。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有近14亿人口。2018年,尽管GDP总量超过了90万亿元,但人均GDP尚未达到全球人均水平。从人类发展指数来看,中国的发展水平仍有一定差距,存在着一些明显的短板弱项。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推进发展,注重加强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等方面的建设,及时回应人民关切,努力在发展中不断解决各种民生问题,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从2019年我国中央财政支出预算分配就可以看出:在约35万亿的预算中,国防支出只增长7.5%,而科学技术支出增长13.4%。按照预算,2019年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33.94万亿元,军费支出占比约为3.5%。再看一下美国,其2019财年联邦政府的财政开支一共为4.407万亿美元,其中军费预算开支7160亿美元,军费支出占财政支出的16%。对比可见,中国注重把有限的财政资源更多地投向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在和平环境下,中国军费的政治取向是长期的、稳定的。只有当战争已经临近、战火已被点燃的情况下,中国才会迅速增加自己的军费投入。

(作者:马德宝 单位:军事科学院)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作者:马德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