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英雄团:经典战例 六天六夜创奇迹

2017-07-26 14:30 新华社解放军分社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塔山英雄团:经典战例 六天六夜创奇迹

塔山,并不如其名,无塔无山,只是辽宁锦西以东的一个小村庄。

1948年的一场战斗,使这个地方在中外战争史上享有盛名,也让参加过那场战斗的人民军队官兵,对这个地方产生了不一般的情感。

时光流转,70多年过去,“塔山”却成为了一座堡垒,永立不倒。

【英模档案】

塔山阻击战

1948年9月,辽沈战役打响,东北野战军主力绕过国民党军坚守的长春和沈阳,千里奔袭,直指国民党军另一座孤城——锦州。一旦锦州失守,国民党军留守在东北的军队则无法南撤,被歼灭会是他们最后的结局,蒋介石迅速调兵东进驰援锦州,塔山阻击战就此打响。

从1948年10月10日至15日, 塔山之战进行了六天六夜。后人都说,塔山之战国共军队单纯从交战双方的兵力、火力、战场态势等客观因素来研究,国民党军实在没有理由输掉这场战斗。但是直到东北野战军主力攻克锦州,支援锦州的国民党东进兵团始终未能在塔山地区前进一步,彻底粉碎了蒋介石的支援计划。在整个战斗中,第34团一个团就取得了毙伤俘敌3321名的重大胜利。

后来,第34团被第4纵队授予“塔山英雄团”荣誉称号。那一场震惊中外、无法复制的战场奇迹,也成为了第34团乃至整个解放军官兵引以为豪的经典战例。

6d01a46b2ef74106b6311b0f08be85d6.jpg@640w_1e_1c_80Q_1x2015年11月25日,“塔山英雄团”官兵面向团旗进行矢志改革强军宣誓。

经典 无法复制的战场奇迹

在美国西点军校教科书中,塔山阻击战作为经典战例,被收录其中。

一个小小的村庄,为何会发生这么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塔山又为何会成为交战双方——人民解放军和国民党军势在必得的一处要地?

塔山东邻锦州湾,西接白台山,山与海之间最狭窄的一段仅有12公里宽。当年,北宁铁路和山海关至沈阳的公路都从村庄中穿行而过。

塔山就好比一把门闩,死死地控制着东北南大门锦州的进出关口。

1948年9月,辽沈战役打响,东北野战军主力绕过国民党军坚守的长春和沈阳,千里奔袭,直指国民党军另一座孤城——锦州。

对于国民党军来说,一旦锦州失守,那留守在东北的军队则无法南撤,被歼灭会是他们最后的结局。

蒋介石深知这一点,迅速调兵东进驰援锦州。所谓东进,是指国民党军从辽宁葫芦岛港登陆,向东北的锦州方向增援。

葫芦岛距离锦州仅有50余公里,也就是说,国民党的军队在10个小时内就能到达锦州,使欲攻城的解放军部队腹背受敌。

要解决这一困境,唯一的办法,是对国民党的增援部队实施阻击。而最好的阻击地点,便是锦州的“门闩”之地——塔山。

塔山一战关系到东北三省几十万国民党部队的存亡,自然时刻牵动着蒋介石的心。在他的直接督促下,10月9日国民党增援锦州的暂编62师、151师、8师、157师、62军等11个师的兵力已经集结完毕,40余门重炮将炮口对准了塔山的方向。

除去陆地,国民党参加塔山战斗的还有驻北平的国民党空军,海军第三舰队的3艘军舰,这其中就包括国民党最大的水面舰艇“重庆”号。海空军力,被蒋介石寄予重望。

反观解放军这边,参与塔山阵地防守的是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和第11纵队,派出的兵力大约为12万人。

虽然一开始兵力上不占劣势,但是地理位置对解放军十分不利。

塔山方圆几公里内几乎没有任何天然屏障,有的只是低洼的土地。然而国军部队已经占据了塔山南面的大东山、小东山、影壁山一线高地,居高临下,第4纵阵地全部暴露在他们的炮火射程之内,这样的地势只有靠修筑工事进行防御。

防御工事如何修?刚好塔山附近有铁路,解放军当即动员官兵和群众,抬木头、扛铁轨,连夜修筑出了防御工事。

1948年10月10日,国民党军开始进攻。他们凭借优越的装备,用飞机战舰进行轰击。

后人都说,塔山之战国共军队单纯从交战双方的兵力、火力、战场态势等客观因素来研究,国民党军实在没有理由输掉这场战斗。

塔山阻击战,从1948年10月10日至15日,进行了六天六夜。

战斗之初,由于轻视解放军的防御力量,国民党军在进攻前仅进行了半小时的炮火准备,虽然对塔山的阵地有较大破坏,但仍遗留有大量的地堡、铁丝网,成为阻挠步兵突破的巨大障碍。

解放军依托残破的工事进行坚强的抵抗,与国民党炮兵进行了激烈的炮战,并以密集火力猛击国民党军二梯队的集结地域。当日国民党军共向白台山阵地进行了7次冲锋,向塔山阵地进行了9次冲锋,在遭受了重大人员伤亡之后,毫无进展。

首次进攻失败后,国民党军集中了30多门野炮、榴炮与2艘军舰的炮火,并以5架飞机投掷炸弹,进行轰击。他们趁机发起集团冲锋,坚守塔山堡的官兵们顽强抵抗,英勇抗击,再次阻止了国民党军向前的步伐。

在随后的战斗中,国民党军总是妄图寻找薄弱环节进行试探性进攻,都碰了钉子。解放军一面抵抗敌军进攻,一面抓紧时间抢修工事,加固自身防御。

国民党军一次次强攻、一次次偷袭,统统败下阵来。10月15日中午,主力部队之一的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第12师第34团与兄弟部队同心协力,歼灭了锦州国民党守军,取得了锦州战役的胜利。

塔山阻击战,解放军直接伤亡三千余人,而敌军伤亡六千人以上,伤亡人数仅为敌军的一半。这场战斗是第34团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也最为残酷的阵地坚守防御战。

在整个战斗中,第34团一个团就取得了毙伤俘敌3321名的重大胜利。直到东北野战军主力攻克锦州,支援锦州的国民党东进兵团始终未能在塔山地区前进一步,彻底粉碎了蒋介石的支援计划。

后来,第34团被第4纵队授予“塔山英雄团”荣誉称号。那一场震惊中外、无法复制的战场奇迹,也成为了第34团乃至整个解放军官兵引以为豪的经典战例。

e023e43c7e7e4b6c952fd02828d1127b.jpg@640w_1e_1c_80Q_1x2012年2月21日,“塔山英雄团”装备车辆在演习中经过涉水地带。

磨砺 不容失守的精神高地

“塔山英雄团”的炮兵排长李晓曦是吉林长春人,小时候便听过姥爷讲塔山阻击战。2015年军校毕业后,李晓曦被分配到了团里。

李晓曦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姥爷:“我分到的单位是‘塔山英雄团’!”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姥爷只扔给他一句话:“那个仗是你打的吗?”

在单位的教育下,李晓曦才渐渐明白:英雄团队固然荣耀,但自己不能躺在团队的功劳簿上,只有给单位增光的义务,没有给团队抹黑的资格。

“塔山精神”,是“塔山传人”心中的精神高地,就如69年前的塔山阵地一样,不容失守!

运输班班长褚建行,因为长期从事驾驶工作,患上了腰肌劳损和腰椎间盘突出。

2015年,褚建行由于身材高大形象好,被初选进入“九·三”大阅兵的徒步方队。了解他身体状况的战友宁小东给他打电话:“阅兵训练残酷,选拔严格,身体挺不住就回来吧,不丢人。”

“我出了‘塔山英雄团’的门,要么让我从天安门走回去,要么就让我躺着回去!”褚建行“倔”得很。

腰不舒服,他提前在腰带里插上木板撑着;为了练力量,别人踢正步穿皮鞋,他就穿作战靴;为了纠正罗圈腿,他连睡觉都拿背包绳捆着腿。

历经3轮淘汰,褚建行终于圆了“阅兵梦”,但是一米八一的大个子,一下子从160多斤瘦到了110斤。“回来的时候我一摸,身上都没一点肉感了。”谈起褚建行,宁小东既心疼,又敬佩。

不过,宁小东一点儿也不觉得吃惊。他在“塔山英雄团”当兵十几年,见多了拼命的战士。

黄章亮,为了在开训动员比武中拿名次,别人午休的时候练习手榴弹投掷。卧、跪、立,3种姿势反复练习,练到最后手也肿了,筷子都拿不稳,甚至连上铺都爬不上去。

朱彦成,为了把火箭筒练到“发发十环”,不停地练习射击,导致右肩习惯性脱臼,双耳被噪声震得流血。

“荣誉比生命更重要!”来到“塔山英雄团”,每个人对荣誉都有深刻的理解和认知。

每年有新干部、新兵来到“塔山英雄团”,有几件“入门”功课必须要做:学塔山战史、祭塔山先烈、唱塔山战歌。这几门功课不做,入不得“塔山门”。

在“塔山英雄团”,每个连队都有自己的连歌、连训,战斗文化画上墙,优秀官兵上橱窗,让大家时时刻刻感受争先创优、崇尚荣誉的浓厚氛围。

入了“塔山门”,想当好英雄传人、注入塔山基因,必须经历一段外化于行、内化于心的磨砺过程。

团里某炮兵连在组建3天后就参加了边境战斗,当时的指导员写下了一份战斗总结。如今这份战斗总结作为传家宝已经传了37年、11任指导员。

每逢新兵入连,都要领读这份战斗总结,让他们在聆听前辈战斗故事中感受团队荣誉、强化责任担当。

团里的二连,在1964年参加全军军事尖子比武,夜间班进攻和夜间防御战术都拿了第一,被授予了“夜老虎连”荣誉称号。

在过往的50多年里,这只“夜老虎”不忘初心,不管是军事比武、考核演习,还是抢险救灾,始终秉承着“逢冠必夺、逢一必争、逢战必胜”的精神。

2010年,广西来宾地区发生严重干旱。二连受领的任务,是确保灾情最重的村里4000多亩的高价值农作物不受损失。

重大任务前,连队党支部成立党员突击队,党员干部一律吃住在田间地头,抢浇田地。广西的夏日气温超过40℃,二连的官兵们连续奋斗了三天三夜,好几个人都累倒在田埂上。

在“塔山英雄团”,二连只是一个缩影、一个典型。团里有9个英模连队,个个都是善打硬仗、最能攻坚的钢刀铁拳。

这支诞生于1937年天福山起义,转战胶东地区抗日,进军东北参加解放战争的部队,在80年的历程里历经大大小小战斗数十场,涌现出了一批英雄集体和英雄人物。

正如一名战士在团里组织的“书香塔山”朗读活动中说的一样:“过往的功劳和荣耀,是前辈们攻克下的阵地,作为‘塔山传人’,坚守阵地、再立新功是对他们最好的汇报。”

803437b953e140e59ad9cd29ca30d64a.jpg@640w_1e_1c_80Q_1x2010年3月27日,“塔山英雄团”官兵参加广西来宾抗旱任务。

坚守 永不磨灭的英雄番号

“团长同志,全体老兵集合完毕,应到43人,实到43人,请指示!”2015年3月,在“塔山英雄团”,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昂首挺胸,整齐列队,口号嘹亮。

像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年都能在这个团里见到。原政治处主任王英华说:“从团里走出去的官兵,无论离开多久,回来了都是塔山好兵的样子。”

原炮兵营教导员刘勋在团里干了十多年了,对“塔山情”深有体会:“每一年都会有很多不同年龄阶段的老兵,回到自己的连队、排房,来看一看自己曾经生活工作过的地方。”

让刘勋印象最深的,是二连的老连长李德元:80多岁的老兵回到连队,像个小孩一样兴奋,连蹦带跳,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跑,这里摸摸,那里瞧瞧。“笑声从进连队就没停过”。

不管是退伍转业,还是工作调动,离开这支部队几年,甚至几十年,“塔山英雄团”这个番号在他们心中永不磨灭。

去年,参加过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炮兵连官兵一个不落,全部回到连队。这群从战火硝烟中退下来的老兵,只有一个请求:让他们再操一次炮。

虽然已经脱下军装,动作也没有当初的流畅,但这群带着儿子、甚至孙子的老兵们在老连长的口令下跑位、架炮、瞄准……一板一眼,英雄风范丝毫不减。

这群老兵所操作的炮,早已不是当年的老式武器。这支部队成立80年来,历经5次改革,装备不停更新换代,驻防地点数次更改,番号也几易其名。

从骡马化到摩托化、机械化,再到信息化的接续转型中,一代代官兵勇当改革强军先锋,将塔山精神赓续相传。

2016年初,团原副政委崔金涛的一纸转业申请让不少官兵吃了一惊。“逐年列装的信息化装备,让我感到越来越力不从心。”离别之际,摸着熟悉的枪炮,这位老兵饱含深情地说:“一个军人如果难以适应部队转型的需要,转身离开或许是对部队最大的贡献。”

就在前几年,这个团换装了某新型步战车,但是全团85%的官兵没有接触过该型装备。为此,上级将98名直招士官分配至该团,填补专业人才的缺口。专业骨干刚到该团,68名老兵就主动让出班长岗位。

七连四班原班长叶少华担任班长多年,还曾在全军狙击手比武中打破纪录。然而,部队转型发展中,叶少华深深感到自己落了伍,主动向连队递交了退伍报告:“唯愿我的转身,换来部队的转型。”

原二营教导员在春节时得知自己即将交流到别的部队,在自己的家门口贴了一对春联:“一进塔山门一生塔山情 出了塔山门还是塔山人”。

如今,在改革强军征途中,“塔山英雄团”又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整个团将面临转隶、重组,原有的团编制将不复存在。

编制改英雄血脉不改,番号变战斗作风不变。军改关头,“塔山英雄团”的官兵们发扬当年塔山阻击战中先辈们用鲜血凝铸成的塔山精神,顾全大局、严守纪律、勇于牺牲、敢打必胜。

今年,转业指标较往年大大增加,部分军官即将结束他们的军旅生涯。原宣传股长李耀华,已经被确定为转业对象,连表都填了。但是,家离营院只有十几分钟车程的李耀华回家却越来越少了,加班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要趁着最后的一段时间,把各类资料整理好,也算为部队作最后的贡献吧。”

与李耀华一样,待转业的干部全部坚守在岗位,照常工作、训练,标准一分不降,干劲一丝不减。

在改革的征程中,既有急流勇退,又有深情坚守的。

原二连指导员李金鑫,入伍之前是金融专业毕业生,有一份在银行的高薪工作。军改之际,有朋友劝他转业回地方,一起“捞金”。

李金鑫断然拒绝:“我当兵提干后之所以选择回到‘塔山英雄团’,是因为在团里的日子才是我要的生活,我的青春因为‘塔山英雄团’而精彩。面对改革,坚守是我心灵的选择”。

上等兵高翔抱着锻炼的心态来到部队,本想干两年就退伍。在“塔山英雄团”的一年多时光,他深深地爱上了两件事:跑步、读书。“很享受在部队的日子”。

面对军改,这个20岁的小伙子道出了几乎所有“塔山人”的心声:想继续在部队干下去,成为军改的见证者,期待军改之后的英雄部队新面貌,更想以自身的努力,成为军改的参与者。

1e1d0f9eb23348629fb704bd0c8e9397.jpg@640w_1e_1c_80Q_1x2011年4月11日,“塔山英雄团”在驻训场举行”弘扬塔山精神,建设过硬团队“主题教育。

【红色记忆】

2015年军校毕业后,李晓曦被分配到了“塔山英雄团”,知道消息后,姥爷只扔给他一句话:“那个仗是你打的吗?”李晓曦渐渐明白:英雄团队固然荣耀,但自己不能躺在团队的功劳簿上,只有给单位增光的义务,没有给团队抹黑的资格。

一名战士在团里组织的“书香塔山”朗读活动中说:“过往的功劳和荣耀,是前辈们攻克下的阵地,作为‘塔山传人’,坚守阵地、再立新功是对他们最好的汇报。”

“塔山精神”是“塔山传人”心中的精神高地,就如69年前的塔山阵地一样,不容失守!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曾涛 陈曦

猜你喜欢